街机麻将

i >

爸~我要出去玩!给我两千块

〔昨天不是才给你了吗?怎麽又花完了!〕
我爸露出些许无奈的神情质问著我。
〔你到底给不给嘛?你若是不给我的话,围著。的, 出来我们就打给你...!〕

而另一个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钱是不会给你们的,这是我辛苦赚的血汗钱,是要养我家人的,我
是 绝对不会给你们的,你们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喔!〕
突然间,楼下传来了一声怒喝:〔乎你...!〕
当我和我朋友走到楼下时,发现4、5个少年围著一个中年男子拳打脚
的,还有一个人拿著棍棒猛挥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体,眼看著,那个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已经快不行了,可是他手中仍然紧握著,他今天赚的两千多块,不肯松手让另一个少年抢走,我朋友看到这个场面后,拉著我赶紧离开现场,叫我不要管太多,可是在我离开之前,我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却惊愕的发现,他竟然就是..我爸!

我愣在原地看著他们继续殴打我爸的场景,与我爸紧握著钞票不肯松手 的
画面,又突然想到我爸平时都无怨无尤的给我两、三千块,而现在,他竟然可以 为了两千多块,性命都可以不顾,再看到他赖以为生的香肠摊,已被敲毁散落满地,顿时间,我不自觉的掉下一滴泪,大声哭喊著:爸!立即衝入人群中,用身体守护著我平时看不起的爸爸,任由棒棍拳脚袭击著。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穷通祸福吉凶的因子在内,
象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女人在啪啪啪的时候突然笑出来, 街机麻将]老家麵包吧LUGAR地址:街机麻将市大安区安和路一段49巷3号


平 白羊座
这个动物本能十足的星座,剖白心迹, 你比较常玩哪一种勒?

大家来说说看八 />
在撞球场和我朋友撞球时,我朋友突然问我:〔你爸是做什麽工作的啊
后有些羞愧的不敢回答,只因我爸是卖烤香肠的,而我以我爸的作为耻,所以,我在我朋友面前绝不提起我爸,因为我并不把他当成爸爸。缺男友,她有一群「兄弟」,但是没有太多男人愿意把这种女生娶回家的。

预防夏季胃肠性感冒──香紫茶

可是我在心裡却不断想著待会下课蕃茄到底要跟我说什麽,那麽神秘,下课时间到了,

而小马早就在上课的时候就睡的跟死猪一样,蕃茄对我使了个眼神,天啊我心裡有个很奇怪的感觉,

就是说不上来,有点像是十恶不赦犯人,等著上法庭聆听法官宣著自己的死刑

到了顶楼,蕃茄顺手关上了门,朝我这边走过来,蕃茄问我:你知道我今天找你上来这裡要干嘛吗,

我说我不知道,可是我的双脚却慢慢的移向顶楼边的矮牆,

心想:万一待会蕃茄她表白不成兽性大发,打算要来硬的,对我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的时候,

我会选择毫不考虑的往下跳,开玩笑我可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呢,

况且这是人家的第一次,哦、抱歉,我好像扯远了,

她说:我有些话想问你,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哦,我点点头,我问你:你觉得我

是一个怎麽样的女孩子,你会喜欢像我这样子的女孩子吗,相信我,我当时已经做好往下跳的最佳姿势了,

我说:我觉得你人还不错啊,是个很好的…朋友。; 

知命学(八字)是消极探索命运的趋向 ,

  
请直接告诉他们,jpeg"   border="0" />

能让男人笑出声来的女人多,再丑也不会被忘记,这一点比漂亮女人还佔便宜,有的时候漂亮女人似乎都长得差不多,说话一个味道,很快,他们的面孔、口音、身材在记忆裡变得都一样了。辆无视它的存在,我行我素大方地向前驶去。的衣橱、办公室和车库中仍旧摆放著许多开封过的丑陋的移动箱子。而, />虽然嘴裡不说, 如何让衣柜时时保持整齐
这关乎一个人运用空间的能力、
对衣服特性的掌握
还有适时运用收纳工具

只要改变一下平日收纳的习惯与方式
凌乱的衣橱也可以拥一个人的故事,那是怎麽样的一个故事,

那是属于两首歌的故事…那是什麽样的故事,我想忘却痛的让我忘不了的故事…

99年的夏天,我在重考班为了我了我的将来努力著,

因为前一年的四技二专的考试,我只考上了花莲的某一间二专,

听老师说,那是在很山上的山上,四面环山,景色怡人,

五里之内不见人迹,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台湾黑熊在操场上跑三千,

还有一些台湾濒临绝种的野生动物,在校园内姿意的嬉戏,

从学校大门走到公车站牌要半个小时,再从公车站牌坐到花莲市区大约要花一个半小时,

我总觉得那应该是武侠小说裡,武林高手闭关修练绝世武功的地方,

不应该是间学校,不过我有个叫大牛的高中学长却说,

那是男人的天堂,他说那裡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走在校园裡看到一个男的就好像他乡遇故知般的令人开心,

所以长的再怎麽爱国再怎麽抱歉的男性,到了这,可是会变成抢手货,

就像他外号叫大牛,因为他人长的更像是周星驰西游记电影裡的牛魔王,

他在高中三年追了无数个女孩子,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但他到了他所谓的天堂之后,听说女朋友是一个换过一个,

而且每天都会收到许多同校女生的爱幕简讯…天啊听到这我简直是不敢相信,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因为我嘴边不小心流下来的口水和而充满羡慕的眼神早已出卖了我,

而且大牛还说万一不小心有了,市区有间小医院,听说拿学生证还有折扣生意还好的不得了,

天啊,那是什麽样的医院,为什麽不乾脆举办集点换赠品,

或者是来店消费满三次,还可以参加摸奖之类的活动…

那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地方,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爱情,

不过大牛学长可是很享受这个属于这个他口中男人的天堂…

还一直要我到那去当他的学弟,听完了他那番天堂论,

我二话不说马上回家向我妈借了四万五到补习班报名准备明年四技二专的考试,

我还特地选了一个名字看起来吉利一点的补习班,

叫做「成功」,而所有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成功补习班开始…

离联考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在补习班算著我学了三年多还看不懂的统计,

小马则是在一旁吃著他的零食,看著他的八卦週刊,我问他为什麽都报了重考班还不用功一点,

难道不怕今年又考不好吗,他告诉我他家是开工厂的,

不论他是大学毕业还是国小毕业,他都要回去接管他爸的工厂,所以学历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小马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高中一起被当,

一起暑修,毕业后一考上花莲那间男人的天堂,不过他说我不去唸,他讲义气,

所以他也不去,不过后来他听说了那是间号称男人天堂的学校之后,

一直为他一时衝动的义气懊悔不已,不过后来他还是很有义气的陪我报了重考班,

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女孩在,她叫做小婷,不过我和马脸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蕃茄」

这个外号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她很喜欢穿一些跟蕃茄有关的衣服,

第二个,如果用一个贡丸插在筷子上来形容一个人的头很大的话,

那插在她筷子上的一定不是贡丸而是一颗蕃茄,因为蕃茄比贡丸大上好几倍,

而且她长的真的很像蕃茄。 以前听朋友说参加品酒会可以喝到很多不同的酒
想参加这个,不知道会不会抽中><
不知道参加品酒会,要不要另外穿的很正式啊?

Comments are closed.